当前位置:主页 > 党建工作 >

金融时报谈乡村振兴:中央并非希望各方“急于

  乡村振兴要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   张宏斌   来源:金融时报   乡村振兴归根结底是一次“以人为本”的乡村变革,那么,如何做到这一点呢?   在5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审议的《乡村振兴战略规划(2018-2022年)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和《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》给出了明确方向。会议指出,要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,让广大农民在乡村振兴中有更多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。这表明农民是乡村振兴不可或缺的主要参与者及受益者,乡村振兴的前提就是顺应亿万农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。《规划》是在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“三步走”实施时间表的基础上,对乡村振兴战略“第一个五年”规划的具体落实和细化。   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方面,会议提出“一个优先,两个落到实处”,即各级党委和政府要提高思想认识,真正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摆在优先位置,把党管农村工作的要求落到实处,把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要求落到实处。这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提出了重要原则。其中,尤其强调了乡村振兴战略无可替代的重要性,党组织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中的地位以及农业农村发展的最高“优先级”。   如何做到上述要求,是摆在各地区各部门面前的重要课题。把乡村振兴战略摆在优先位置,就要把农村、农民的发展需求摆在优先位置,而不是以发展速度和经济总量为考核目标,更不可为了拉动经济发展,侵占农民的利益。   会议同时要求,各地区各部门要树立城乡融合、一体设计、多规合一理念,抓紧编制乡村振兴地方规划和专项规划或方案,做到乡村振兴事事有规可循、层层有人负责。这为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确定了组织机制【枳实的功效与作用 保障。   做规划首先要明确总体目标和不同阶段的目标,这里的关键词是“城乡融合”。城乡发展不均衡是当前我国普遍存在的问题,需要打破的壁垒不少,涉及到诸如土地资源的价值重置问题,也涉及到农业及从事农业人群的价值提升问题。“城乡融合”有别于“城乡统筹”,“城乡融合”重在符合规律的内生性发展过程,“城乡统筹”则更强调外力因素。因此,这也突出了乡村振兴必须尊重事物发展规律的内在逻辑,融合的目标是能够共生,而不是表面的结合。   会议特别强调了因地制宜的实施思路,即要针对不同类型地区采取不同办法,做到顺应村情民意,既要政府、社会、市场协同发力,又要充分发挥农民主体作用,目标任务要符合实际,保障措施要可行、有力。这里的核心要点是“顺应村情民意”,也就是说,要从主体自觉、自愿的角度,政府引导,社会力量参与,市场提供交易环境。农民本身是重要主体之一,乡村振兴和每一个农民的生产生活密切相关,要拉动其主观能动性,创造并提供良好发展环境。乡村振兴需要社会各方的倾情投入,让每个主体都能在乡村振兴中得到可持续发展。此外,由于各地区经济发展状况不同,城镇化程度差异较大,这需要围绕乡村振兴战略的综合性要求,针对不同地区的特点制定差异化策略,这是在保证乡村振兴优先地位不变前提下的“差异化”策略。   与城市发展的模式不同,农业农村的发展更要尊重自然规律,尊重产业发展规律,不可急于求成。乡村振兴战略的“三步走”时间表规划到2050年,这并不是一个短期战略,因此,在各地区各部门做规划时,也不可急于求成,不可设置不现实的目标。对此,会议提出,要科学规划、注重质量、稳步推进,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,一年接着一年干,让广大农民在乡村振兴中有更多获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,这里再次强调了农民的主体角色。   基于乡村振兴要发挥农民主体作用的理念,金融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需要注意什么呢?   目前,乡村振兴战略处于重要的规划阶段,金融的保障规划必然位列其中。首先,金融的规划不是简单涉农贷款、小微贷款的问题,应该是一个多维的金融保障机制设计方案,这是一个多种金融手段综合运用的体系;其次,围绕农民收益提升的目标,金融的服务应该与农民生产、生活等多角度结合,既注重新型经营主体、村集体的金融需求,更要从农业产业本身与农民利益紧密相关的环节入手,提供适合现代化农业以及新型乡村发展需求的金融服务;再次,基于城乡融合发展的一体化需求,借助金融手段打破城乡壁垒,让资金在城乡之间良性融通;最后,既要继续推动金融精准扶贫,又要借助金融的引导作用,为县域产业升级提供有力保障。   《规划》更加强调农民主体的重要性,而且把政府、社会、市场不同主体的协同作为乡村振兴的一个基础性机制,说明中央对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有一个科学长远的考虑,并不是想把乡村振兴搞成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,也绝对不是做做表面文章,搞一些形式主义,而是要扎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,并且鼓励进行差异化创新发展。金融作为市场化主体,更要强调可持续发展,要打破传统的经营思路,尤其不能完全以短期利益为导向,要有更长远的发展目标。   近期,很多省联社纷纷提出未来几年要为乡村振兴投入多少资金。在中央没有出台明确规划时,地方的金融的规划往往并不一定切合实际,因此,中央并非希望各方“急于表态”,各地应深入调查研究,务实、认真地做出一个可操作性强的规划。此外,对乡村振兴内涵的理解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,没有现成的经验,国外的经验也不一定适合我国。因此,乡村振兴是在摸索中前行,这就更有赖于各地区各部门充分发挥好农民的主体作用,围绕农民做好乡村振兴战略的落实。